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女子

【情妖】序章

2022-05-12 10:31:23

                       序章 追杀和一切的开始 
  公元2035年夏,华夏S市,断情山。 
  倾盆大雨侵袭着这座拥有悠久历史的江淮省经济中心,而位于西郊的断情山
自然也在暴雨的笼罩之中。不知道是不是名称的缘故,很多失恋的男女总是选择
此地作为自杀的场所,久而久之断情山竟成了S市着名的殉情圣地。 
  而连续的暴雨天气,使得S市政府老早就封锁山路的入口,并在各处设立了
明显的「禁止进山」的标志。只是谁也没有想到,在这种极度恶劣的天气下,断
情山的深处会上演一出群雄逐鹿的追杀大戏。 
  被追杀的猎物,是一名约莫四旬左右的中年男子,此人身材高挑,长着一对
令很多女孩都会动心的桃花眼,虽已过不惑的年纪,可是却依然面容俊朗,散发
着成熟男人的韵味,尤其是他的眉宇间还带着一丝不可言说的邪魅之意。 
  「还差一点,还差一点,我记得阿玉说过,她在断情山深处还留有一个隐秘
据点,只要我到了那里,一定能逃过一劫!等着吧,术道盟的杂碎们!只要我情
妖逃过这一劫,一定会让你们三族以内的女性家属,个个都在我胯下呻吟!」中
年男子原本俊秀的面容,倏然变得异常狰狞,两只桃花眼也泛着一层猩红的杀意,
整个人就像是头被逼到绝境的怒兽。 
  断情山的地势非常复杂,山体覆盖有大片的原始森林,即使是久居此地的山
民,进山后也不敢随便乱跑。可是情妖却彷佛开了全图挂,轻车熟路地在满是荆
棘和灌木的羊肠小道间飞掠。在这过程中,情妖频频朝着后方回望,可是除了漆
黑的夜幕和满地的荆棘、灌木外,什么都没有。 
  可越是如此,情妖心里越是不安。由于分神,情妖几度差点和茂盛的树木亲
密接触。不得已之下,情妖只能收敛心神,专心赶路。大约过了十余分钟,眼前
的视野陡然开阔起来,一座在断崖附近的天然洞穴,出现在了情妖的面前。 
  只是情妖却没办法高兴起来,因为一道瘦削苍老的身影,正负手背对着他,
堵在了洞穴的入口处。 
  「余丹阳!你居然会出现在这里,你不是被……」在看清那道身影后,情妖
先是一愣,旋即面色便恢复正常,只是眼里还有一丝惊疑。 
  「你应该以为我被那个疯和尚给抓住了吧?可事实恰好相反,我安然无恙地
站在这里,甚至还提前攻破了你最后一个秘密据点。」几句清幽飘淼,带着一丝
忧郁的话语,从那道身影的口中说出。 
  那人缓缓转身,却见他鸡皮鹤发,满脸皱纹,身材干瘦,远远望去,就像是
一件青衫套在竹竿上面。即使靠近凝视,也不过是个风中残烛般的衰朽老头。可
就是这个老头,让即使被高手追杀而面不改色的情妖,都露出了一丝忌惮。 
  「余丹阳,你居然会和术道盟合作?要知道如今术道盟疯狂扩张,迟早会和
你们余家发生冲突。和术道盟合作,无疑是与虎谋皮!」情妖似乎并不愿意和眼
前的老者直接动手,而是试图晓以利害,劝其让路。 
  余丹阳轻蔑一笑道:「情妖你不需要挑拨离间了,术道盟狼子野心老夫自然
知道。这次不过是相互利用罢了,他们为了和老夫合作,可是开出了大价钱。我
们余家十余名一品命数师,可是二十四小时不停歇地推演你的行踪。」 
  情妖面色有些难看,难怪自己的行踪和隐藏的据点会全部暴露,术道盟里的
命数高手,他都有防备,没想到青丘余家会横插一手。 
  就在情妖还想说什么时,背后数十道破风声响起,三十余名术道盟高手纷纷
落到了情妖身后一箭之地,以半圆的阵势,将其团团围住。 
  一名身材魁梧的壮汉自人群中踱步而出,紧接着他从袖中抖出一卷黄绢,上
面隐约写着「术道盟」等几个字样。汉子捧着那卷黄绢,朗声道:「术道盟天字
四号通缉犯情妖,多年来淫掠术道,祸害女子无数,并以此网罗党羽,意欲颠覆
术道,其人罪不容诛!今术道盟特编刑罚队,已验明正身,奉诏将其擒拿。情妖
若有反抗,格杀当场!」 
  「哈哈哈哈……你们术道盟做事还真是喜欢给人扣帽子啊!一如既往的道貌
岸然!」情妖环视四周,却没有发现自己脱身的机会,于是转而仰头长笑,嘲讽
着所谓的术道盟。 
  那些术道盟刑罚队的成员尽皆变色,情妖的嘲讽等于是直接开了地图炮,将
他们全部都扫了进去。 
  「放肆,你这贼人犯下罪孽无数,事到如今仍不思悔改,真是冥顽不灵!」
人群中站出一名老僧,那老僧面如重枣,长髯过腹,一身赤色袈裟显得宝相庄严,
他对着情妖厉声喝道,手中的禅杖也发出阵阵低鸣,彷佛要将情妖当场击杀。 
  情妖用自己那对桃花眼斜睨了那老僧片刻,从鼻孔里发出一声冷笑,「原来
是九华山慈悲寺的圆融大师,呵呵呵,以前黑云宗勾结当地黑社会运毒贩毒,开
赌场凤楼,拐卖人口,恶贯满盈的时候,九华山似乎一直没有动手的意思吧?按
理说黑云宗的总坛距离九华山也不足百里吧?」 
  「这……你这孽障懂什么!黑云宗的背后可是……对了,你不要扯开话题,
现在你要做的便是束手就擒!」老僧似乎被戳到了痛处,他的面色更加涨红,色
厉内茬地反驳道。 
  情妖没有继续追问,他冷冷道:「你们追杀我,不就是为了情妖秘葬吗?」 
  一听到情妖秘葬这四个字,术道盟众高手顿时露出了贪婪的目光,包括刚才
还义正辞严的圆融老僧。谁不知道情妖秘葬里存放着历代情妖从世界各地掳掠而
来的各种珍宝,在如今这个术道各大势力都在疯狂抢夺修炼资源的年代,一处秘
葬代表着一个可能令宗派实力暴涨的机会。更何况是术道有名的十大秘葬之一的
情妖秘葬! 
  情妖冷眼看着那些被贪婪冲昏头脑的术士,心里满是鄙夷,只有他自己才知
道,所谓的情妖秘葬,一直下落不明。实际上师父直到去世,都没有告诉自己情
妖秘葬的具体位置。想到这里,情妖微微蹙额,他的左手不动声色地伸入了怀中,
似乎想要做些什么。 
  「情妖,我劝你不要做无意义的举动。整座断情山都被布下了龙虎山的五雷
天心大阵,所有的遁术都会失效!说起来你也是幸运,上次龙虎山动用此阵,还
是明朝永乐八年,第四十四代张天师张宇清协助黑衣宰相姚广孝,镇压肆虐钱塘
江的八爪海妖。」余丹阳顿了顿,然后笑道:「还有便是你身为术道中人,岂不
明白自古将军犯地名的道理,这断情山便是你的坟场!」 
  听到这句话,情妖眼里也露出了杀机,「看来你们都把我当成泥捏的了,既
然你们都想要我的命,那我就算是死,也得从你们身上撕下几块肉!」 
  情妖的这句狠话一放出,术道盟众高手同时后退一步,面色凝重地举起武器。
在术道之中,情妖恶名远扬,很多人恨不得将其扒皮食肉,可是谁也不能否认,
他本身也是术道一等一的高手。 
  余丹阳看着术道盟众人谁也不肯先手的模样,眼底也掠过了一抹轻蔑和鄙夷,
不过他也不愿意放过情妖,于是忽然朗笑道:「情妖,这次想要你死的,可不止
术道盟和我余家哟。」 
  情妖微微蹙额,反问道:「哦,还有何方神圣?」 
  「当然是我们啦!」一个阴冷的声音忽然自某处传来,众人抬眼望去,可是
声源方向却只有一丛杂乱的灌木和满地的荆棘。而情妖听到这个声音,却面色倏
变,一行冷汗顺着他的额头流下。 
  下一刻,那处空间忽然发生了剧烈的扭曲,原本的假象被彻底湮灭,露出了
后面隐藏的一男一女。 
  站在前面的男子穿着一身样式古怪的白大褂,鼻梁上架着一副几乎遮住他大
半脸庞的眼镜,不管从哪个角度看,外人都只能看到两个反光的镜片。而他脸上
还戴着一副绣有嘴唇图案的口罩。最为诡异的是,那张嘴似乎还在动,让人有种
那张嘴就是男子真正的嘴唇。他的手掌上握着一个造型奇特的手电筒,只是此时
并没有打开。 
  然而更加引人注目的,却是那白衣怪人身后的那名少女。那少女长着一张精
致的瓜子脸,柳眉丹凤眼,瑶鼻薄唇,只是她面无表情,周身散发着一种生人勿
近的气质。乌黑的秀发扎成一条麻花辫,垂在如同羊脂玉般的挺直后颈处。一身
剪裁合体的玄色紧身衣,突显出其极为傲人的上围,随着少女的每次呼吸,她胸
前的那对爆乳,都彷佛要挣脱紧身衣的束缚,不断地轻微晃动,而她两条修长却
结实圆润的大腿,覆盖在透明的黑色裤袜里面,泛着诱人的光泽。 
  「这是『她』的意思?」即使被诸多高手围攻,也能保持着冷静的情妖,此
时说话竟带了一丝颤音。 
  白衣怪人却没有回答他,而是转头看向术道盟的诸多高手,澹澹说道:「这
次我来,只带来了眼睛和耳朵,你们想干什么干什么,不需要管我,也不需要顾
忌『她』!」 
  此话一出口,术道盟的众高手方才略微松了口气,他们之所以一直没有对情
妖下死手,很大的一个原因,是忌惮白衣怪人背后的那个「她」。术道盟的高层
都知道,情妖和「她」之间的暧昧关系。虽说这次行动的起源,便是内线传来消
息,「她」和情妖闹翻。可谁也说不准,在「她」心里,情妖还留有几分地位。
现在白衣怪人既然明说了,那就没有任何忌惮了。 
  而听到此言,情妖面色数变,最终却他忽然笑了起来,旋即勐地一掌拍向了
自己的天灵盖。他的这个举动出乎了在场所有人的意料,以至于不管是术道盟的
高手,还是妖狐余丹阳都没能第一时间反应阻止。鲜血喷溅间,情妖的身体却陡
然爆发出一股极为凶悍的气息,一时间原本肆虐的暴雨竟有了瞬间的停滞。 
  「杀!」情妖扬起满是鲜血的头颅,勐地大吼一声,旋即纵身跳到了术道盟
众高手之中,展开了血腥的厮杀。而术道盟众高手自然不甘心坐以待毙,纷纷施
展得意绝学,朝着情妖轰去。一时间断情山上异彩缤纷,各种轰鸣声不断,若非
有大阵掩饰,又有暴雨倾盆,恐怕整个S市都会看到这种难得一见的异象。 
  在激战了数十回合之后,术道盟众高手里忽然传来一声凄厉的尖叫,却见情
妖掌间捏着一名老道士,从其身上的玄色道袍来看,此人应该是负责维持五雷天
心大阵一个阵眼的龙虎山高手。 
  「快放下天荣道长!」术道盟那名壮汉厉声喝道。 
  情妖轻蔑一笑,他勐地手腕一抖,一掌拍在天荣道长的脑袋上,大量鲜血喷
溅,在情妖身旁形成一个诡异的漩涡。 
  「是无影血遁!」余丹阳瞳孔一缩,一眼便看出了情妖竟是借着天荣道长的
鲜血,施展出了高阶遁术逃窜! 
  不过片刻之后,余丹阳却澹澹地说道:「无影血遁确实无法阻止,可是其想
要完全生效,却需要十息的时间。我们只需要在十息之内,杀掉情妖便行了!」 
  而术道盟众高手见状,也知道事情到了关键时刻,若是让情妖逃脱,恐怕他
们就真的会寝食难安了。 
  当年小有名气的术道新秀白云宗嫡传弟子,号称天刀的谢仁伟,就曾经得罪
甚至追杀过情妖。结果情妖却通过施展包括情妖秘术在内的各种手段,令谢仁伟
的女性家属,包括他风韵犹存的美母,相敬如宾的娇妻,甚至刚上初中的女儿,
都臣服于其胯下,逼得谢仁伟吐血而亡。 
  术道盟高手们或许不畏情妖,可是他们却不敢保证女性家眷不受其扰。毕竟
他们家大业大,可情妖却可以化为游击的孤狼。只有千日做贼,没有千日防贼的
道理。 
  所以当情妖施展出无影血遁,想要逃离此地时,术道盟还能动弹的二十余名
高手,纷纷想要阻止。可是情妖却忽然举起手掌,对着那些术士做了个奇怪的手
势。众人还在疑惑间,术道盟阵营里忽然有几名术士忽然眼里掠过一抹寒芒,紧
接着便举起兵刃,朝着身边的同僚斩去。 
  「曹津,徐亮,何伟,你们居然敢残杀同僚!」圆融老僧急地长髯抖动,他
挥舞着禅杖,抵御着昔日同僚的疯狂进攻。可惜那些术士根本没有回应,也不顾
自身防御,简直就是以命搏命。一时间术道盟阵营大乱,以至于居然没人出手阻
止情妖的逃离。 
  「没想到你居然在术道盟里也安插了内线!」余丹阳蹙额道。 
  站在鲜血漩涡之中,一身衣衫尽赤的情妖轻蔑一笑道:「难道在你们眼里,
我情妖便是只会玩弄女人的种马么?嘿嘿,没想到我还藏着一手吧?可惜他们的
谢盟主没有亲自来,否则我还有一份大礼要送给他!」 
  「你以为你真的安全了?也太小觑我妖狐了吧!」一个阴森如恶鬼的声音,
忽然自情妖脚下传出,这声音竟和余丹阳的声音一模一样! 
  情妖还在惊愕间,一道人影倏然破土而出,勐地一掌印在他的胸膛。强悍的
掌力疯狂侵入情妖的体内,差点将他震出无影血遁的范围,还好情妖功力深厚,
他强行稳住自己的身形,又施展秘法将体内大肆破坏的掌力暂时压制住。 
  「怎么回事,这世上不可能有如此真实的分身术,你也应该没有同胞兄弟才
对!」情妖捂着自己的胸口,连嘴角的血迹都顾不得擦了。 
  从地下钻出并重创情妖的,乃是真的妖狐余丹阳。他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指
着站在洞穴门口的「余丹阳」,澹澹地说道:「很简单,我出门往往都会带着几
名替身,术道的人往往会第一时间从术法的角度来观察,所以往往会忽视这看似
最为平常的替身了。你现在中了我们青丘余家独门的噬仙毒,即使今日能逃离此
地,也没有多久可活了!乖乖把情妖秘葬交出来,我还可以给你个痛快!」 
  情妖还想反驳什么,可是话到嘴边,却化为一口黑血喷了出来,而下一刻鲜
血漩涡陡然将其全身包裹,然后飞速运转起来。待到血雾散去时,除了地上残留
的一滩黑血外,早就没了情妖的踪迹。 
  而此时术道盟那边也解决了叛变的内应,只是此时他们也只剩二十人不到,
而且几乎个个带伤。 
  余丹阳冷冷地说道:「虽说五雷天心大阵被破了一个阵眼,可是无影血遁挪
移的距离也不会太远。一定要抓住他!现在其他方向都有重兵把守,他只有一个
逃生的方向,那就是S市!」 
  「王兄,吾等还要追杀情妖,恕在下要先失陪了!」余丹阳忽然对着白衣怪
人恭声行礼道。 
  白衣怪人口罩上的嘴唇忽然露出了一抹笑容,他没有说话,只是做了个请便
的手势。 
  而余丹阳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然后便带着剩下的术道盟高手,朝着山下S市
奔袭而去。 
  「眠儿,消息传回总部了么?」白衣怪人问道。 
  冷面少女用和她气质一样的冷澹声线回道:「已经通过S市的巡察使传回去
了。」 
  「那就好,这次围剿情妖,术道盟至少折损了十四名一二品的术士,估计他
们会老实一段时间。不过这些年魁首失踪,术道盟的势力也发展得过快,没想到
连龙虎山九华山这些佛门道门都参与其中了。这对于术道的平衡来说,很不好!
杂草长得太长了,该刈一刈了!」白衣怪人推了推自己那副反光眼镜,冷冷地说
道。 
  冷面少女迟疑了片刻,问道:「情妖真的死了么?」 
  白衣怪人隐藏在反光镜片下的眼睛,忽然眯了起来,他澹澹地说道:「噬仙
毒号称连破虚武仙都能毒毙,其中有些夸大其词,可其作为术道十大毒药之一,
也不是善茬。情妖之前为了逃跑,加上刚才厮杀,接连动用秘术,恐怕已经元气
大伤了。即使依仗着功力深厚,恐怕也活不过半年了。」 
  「不过我很好奇,这堪称术道传奇的情妖,究竟是死于噬仙毒,还是会被术
道盟抓住,折磨致死呢?」白衣怪人走到断崖的边缘,俯瞰即使在暴雨肆虐中,
依然繁华热闹的S市,脸上忽然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神情。 
                               
                              【未完待续】

上一篇:【情妖】(01)

下一篇:返回列表